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文章:

维生素E对阿霉素肾毒性抑制作用的研究

[收录:2013-03-19] [作者:] [服务:论文代写代发] [字体: ]
内容摘要:                              作者:张慧 刁汇玲 高金祥 李清春 李宝玉 崔存德

                              作者:张慧 刁汇玲 高金祥 李清春 李宝玉 崔存德 本文由教育大论文下载中心WwW.JiaoYuDa.CoM整理

【摘要】    目的 探讨维生素E(vitamin E,VE)能否抑制阿霉素(doxorubicin, DXR)的肾毒性。方法 用DXR,DXR与VE处理肾小球内皮细胞(CRL1927),通过碱性彗星实验检测DNA损伤程度。结果 10 μmol/L DXR处理细胞后,彗尾长度明显增加。DXR与VE共同处理细胞后,彗尾长度与DXR处理细胞相比明显变短,并呈时间、浓度依赖性。结论 DXR造成了肾小球内皮细胞的DNA损伤,而VE抑制了DXR的肾毒性作用。 
【关键词】  维生素E 阿霉素 肾小球内皮细胞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whether vitamin E can inhibit the nephrotoxicity of doxorubicin.Methods  After DXR with or without vitamin E treated renal mesangial cell (CRL1927), alkaline comet assay was used to detect DNA damage. Results  After 10 μmol/L DXR treated cells, the length of comet tails increased obviously. After DXR and VE treated cells together, the length of comet tails decreased in time and concentrationdependent manner when compared to that of control group. Conclusion  DXR induced the damage of renal mesangial cell , VE inhibited the nephrotoxicity of doxorubicin.
  【Key words】  vitamin E,doxorubicin( DXR),renal mesangial cell
  维生素E(vitamin E,VE)又称生育酚,目前自然界有8种,包括α、β、γ与δ生育酚以及α、β、γ与δ生育三烯酚,其中α生育酚的生物活性最大[1]。VE作为脂溶性抗氧化剂,不仅能清除自由基,还能阻断脂质过氧化,进而保护细胞和组织免受由自由基诱导的氧化损伤[2],维持生物膜的正常结构[3]。环类抗生素阿霉素(doxorubicin,DXR),是一种具有细胞毒性的化疗药物,广泛地用于各种肿瘤的治疗。DXR细胞毒性在杀伤肿瘤细胞的同时也导致了正常细胞组织的损伤,其肾毒性严格地限制了DXR的使用。故本实验以DXR对肾小球内皮细胞的DNA损伤作用为研究,探讨VE是否能抑制DXR的肾毒性。
  1  材料与方法
  1.1  主要试剂  肾小球内皮细胞CRL1927购于ATCC。最低必需培养基(Eagle’s minimum essential medium ,MEM )、L2谷氨酰胺、小牛血清均为美国Gibco 公司产品。VE 、DXR、二甲基亚砜(DMSO)及4’,6二脒基2苯基吲哚(DAPI)均购于Sigma公司。Olympus A×70 荧光显微镜购自日本Olympus 公司,DYY6C 型电泳仪购自北京市六一仪器厂。
  1. 2  细胞培养  培养液包含DMEM、10%小牛血清、0.03% L2谷氨酰胺、100 U /ml 青霉素、125 mg/L 链霉素。培养箱设置为37 ℃、5% CO2环境
  1.3  药物处理及细胞分组  VE溶于99.5%乙醇,DXR溶于培养液。10 μmol/L DXR分别与0.1 mmol/L,1 mmol/L VE合用处理细胞2 h,8 h和12 h。细胞分为空白组(未经药物处理),溶剂对照组(99.5%乙醇处理),阳性对照组(10 μmol/L DXR处理),10 μmol/L DXR+0.1 mmol/L VE组,10 μmol/L DXR+1 mmol/L VE组。
  1. 4  碱性彗星实验  药物处理细胞后,离心收集,调节细胞浓度至6×1010/L 。制备“三明治”凝胶:首先用100 μl 0.65%正常熔点琼脂糖,平铺在毛面载玻片上,并盖上盖玻片,置于冰上8 min,使琼脂糖凝固;移去盖玻片,再在第一层凝胶上铺单细胞悬液(15 μl 6×1010/L 细胞与75 μl 0.65%低熔点琼脂糖混合) ;最后在第二层凝胶上铺75 μl 0.65%低熔点琼脂糖, 第二、三制胶方法同第一层。最后,移去盖玻片,凝胶浸泡在4 ℃碱性裂解液(2.5 mol/L NaCl,100 mmol/L EDTA,10 mmol/L Tris base,1% sodium lauryl sarcosinate,1% Triton X100 和10% DMSO 用前加入,pH=10 ) 中2 h。裂解完毕转移至盛有高pH电泳缓冲液( 300 mmol/L NaOH, 1 mmol/L EDTA ) 中以25 V,300 mA 电泳20 min。DAPI 染色,荧光显微镜观察结果。
  1. 5  统计学处理  彗星实验结果应用comet score 软件分析尾相( TM )。实验数据以 x±s表示, 采用SPSS 12.0 软件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和Dunnett 检验, 显著性界值采用P< 0.05。
  2  结果
    
  10 μmol/L DXR处理CRL1 927细胞2、8、12 h,彗尾长度与对照组相比明显增长。特别是处理细胞12 h后,彗尾长度由(4.61±0.67)μm增为(17.56±1.98)μm(见表1)。DXR与0.1 mmol/L VE共同处理细胞12 h后,彗尾的长度与DXR组相比明显变短,但明显长于对照组;处理2、8 h时两组彗尾长度无明显差异。DXR与1 mmol/L VE共同处理细胞2 h后,彗尾长度与DXR处理组无明显差异;处理细胞8、12 h后,DXR与1 mmol/LVE共同处理组彗尾的长度与DXR组相比明显变短,但仍长于对照组,12 h时彗尾的长度变化尤为明显(见图1)。
  表1  碱性彗星实验结果(略)
  注:* 与对照组比较P<0.05或P<0.01;﹟与DXR组比较P<0.05或P<0.01
      
  对照组               DXR组      DXR+1 mmol/LVE组
  图1  碱性彗星实验荧光图片(12 h)(略)
  3  讨论
    
  化疗药物DXR杀伤肿瘤细胞的同时也杀伤了正常细胞,常可在治疗肿瘤的过程中造成组织损伤,因此其副作用限制了它在临床中的使用。因此如何提高用药安全性或者降低药物细胞毒性已经成为了医学界能否更好使用DXR的一大挑战。DXR与抗氧化剂的合用为减轻DXR毒性的有效方法之一。但迄今为止,对DXR心毒性的防治研究较多,对其肾毒性的防治研究少且不明确。碱性彗星实验(alkali comet assay),又称单细胞凝胶电泳SCGE(single cell gel electrophoresis),能够检测单SSB(single strand breaks)、双链的断裂和碱性不稳定点ALS(alkali labile sites)[4],是目前在单细胞水平上检测DNA 微损伤的最有效方法之一。本研究主要是观察DXR对肾小球内皮细胞的损伤以及抗氧化药物VE与DXR合用时是否可保护细胞免受其损伤。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1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搜索:
本站搜索:
搜索文章:
关键词论文内容作者  
分类导航